一直以來我似乎都期望自己能夠保有某種程度的理性,
雖然人要擺脱本我臻至完全理性的状態那就跟歷史想要客觀一樣,不可能。
而我看起來、或者説實際上好了,好像也不是真的有多理性,
不過我想,到會被人説「我感覺你沒什麼人性」的程度應該很夠了吧。

只是不曉得從多久之前開始,或許很近、也可能很遠,
至少現在,好像不是這麼一回事了。
如今我身陷一種瘋狂危險卻又無比暢快的感覺中,
就好比從高空跳傘時降落傘還未打開的那段時間,
明明是與死亡如此接近,卻充滿著難以言喻的解脱感。

也許這是墮落吧,但那又何妨。
我感覺那些被稱做理性與良知的東西就在我身側,
只是我無視它們的存在,就像每個人都會做的那樣。

接近某種暴走状態,現在的自己似乎什麼「不好」的事情都做的出,
落井下石、雪中送刨冰、別人破屋頂我跳祈雨舞之類的。
怎麼想都很沒道理、怎麼看都很沒良心,
那 又 怎 樣 ?
説我任性也罷、耍脾氣也好,
如果你願意的話,請稱呼它為所謂的真性情吧。

然後我要去當所謂的性情中人,
本來就該是這個樣子的。





理由是什麼我不清楚,或許是雨下的太突然。

全站熱搜

mochidukisa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