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人經常無可救藥的犯賤?

傷口才剛結了痂就急著想摳下來
自以為已經好了 自以為已經事過境遷了

挖開才發現這傷口有多深 暗紅色的血液泊泊的湧出

居然還是自己下的手

渾身顫抖 像是無法醒來的惡夢
明明是日常的景象 明明是令人不禁發笑的事
卻難以抑制的感到恐懼

這股恐懼究竟從何而來?
抑或是生物本能?對於會傷害到自己的事物我好害怕我好害怕我好害怕好害怕好害怕…

沒有解決、什麼都沒有解決

要怎麼做?該怎麼做才好?

還是已經什麼都沒辦法做了?

看不到呀 我看不到呀

現在才慌張是不是很愚蠢?一定是的吧

擺出無所謂的樣子想要忘記想要讓一切就這樣過去

我是在意的 我是生氣的呀

但是現在這樣當然不會是我希望的啊

可是我做了什麼?

只有不斷的砍傷別人不斷的大放厥詞

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早就倒在血泊當中

看著手上的兇器發怔

…原來自己就是兇手。





一切都已經太遲了嗎?







罪過是無法償還的
我也因此失去了獲得幸福的權利

從很久很久以前。


如果這個不成熟的自己有什麼繼續存在的意義

請告訴我 請□恕我 請原諒我

雖然這不過是自我滿足的行為 雖然已經發生的事情不會改變

但還沒有結束 還有明天 還有明天

賜給我黎明破曉的晨光吧

    全站熱搜

    mochidukisa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