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時間的推移,期中考週快結束了,
這也意味著在閲覽室做換證工作的日子所剩無幾。





…幹!終於要結束啦!!!!!

雖然換證的工作原則上很輕鬆好賺,
但先不提什麼不守規矩的澳客同學或是輕鬆在某方面等於無趣之類的,
我已經不想再早起啦!!!!orz

填班表的時候還想説早起個兩個禮拜應該也沒什麼,
真是太天真了,天曉得我早起個兩天就後悔了orz

雖然説為了賺錢,辛苦點似乎也是應該的,
但現在比起賺錢我更想睡覺啊嗚orz

+++++++++++++++++++++++++++

話説在換證工作的期間也在閲覽室發現了各式各樣的人,
像是監護人名字叫做"原因"或是名叫"上等"的人XD
還不斷的在學生證上看到很眼熟的制服…東吳裡面到底有多少西松人啊?
我看辦個校友會都綽綽有餘吧。

另外也發現原來自己在班上好像也不是那麼沒沒無聞,
居然有班上的同學主動對工作中的我打招呼,
而且在這之前我們好像沒有説過話?重點是其實我還沒記住他的名字…orz

相較之下自己倒是認出了不少茶道社的一年級新生,
…説是一年級新生,裡面不乏只有來過一次或是只到過期初社大的人。
只是光認出來也沒用,
所以今天自己就聽從了潘寧的建議試著把老鼠叼回窩裡XD
稍微叮嚀了一下兩位學妹,
其中一個是貌似只來過第一次社課,一個是只到過期初社大。
來過第一次社課的學妹似乎對我還有點印象,
只到過期初社大的那位聽我講起社團的時候一開始還不曉得我在説什麼社XD
後來似乎對於我還記得她這件事情感到頗訝異的,
還直接開口問了「你還記得我喔?」XD
説實在我本來還有點怕這樣會嚇到她,
不過她在聽到我説「記得啊~」之後回了個「謝謝」,感覺上也還蠻開心的?
總之看來是良性反應~很好很好~~

説來我跟這學妹其實大概也只有一面之緣,
因為期初社大我打工不能到,我其實只在擺台看過她一次,
但是這麼難得一見的外系人才,套句志玲姊姊的話:
才不會忘記你呢~!←怖い

其實自己大概記得八成以上來過的學妹吧,
雖然説記得大概也只是相當於既視感的程度,
就是有點眼熟XD

maa,不得不説自己也是有稍微刻意的去記一下,
被人記住自己會對這個團體比較有認同感吧,我是這麼想的。
所以也盡可能的去記住每一個新人,
雖然之後常會出現來過一次就不來了或是出現在漫學的座位上種種慘案(喂),
但是盡人事而聽天命,既然天命是無法控制的範圍,
好歹先把人事給盡了我會比較心安。

而且自己以前除了嘴炮(誤)之外對記憶力也是有一點自信的,
不過就跟嘴炮一樣,後來也覺得這種程度似乎不能算什麼,
再説近來似乎日漸衰退…哎。





追根究底還是需要充足的睡眠呀ギャァ~~~~~~(絶叫)

それじゃ、おやすみなさい(*′A`*)ノシ

mochidukisa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