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和前天晚上剛從日本回來的董巴黎以及鍾同學一起去喝酒,
雖然這件事早就提過了不算意外,不過真沒想到會在回來後的隔天以這種組合出發。
説起來這組合是第一次呢,也是第一次跟鍾同學一起出去,
還蠻開心的,也頗聊得起來,或許我們的相性不錯XD?
以往都沒什麼機會聊聊就是了,同學們要來上課呀~~

then、喝酒的地點很沒新意的又在鈴藤,都要變成定番了。
不過店内的服務生這回大多是生面孔,
還出現了一位略帶邪魅感(?)貌似老闆娘的大姐,很吸引人呢~

我跟鍾同學各點了一杯酒(紫蘇梅酒/奧の松03' 麥),
董巴黎則是一人獨飲了一瓶ASAHI和小瓶的奧の松 金紋。

……然後這傢伙就醉了XDDDDDDDDD

不知道是因為兩種酒混合在一起還是本來就有意想醉,或許都有?
總之醉了超有趣的!(喂)
先是進入失意的中年男子狀態(?)ペラペラ的日文抱怨連發,
這時候就在想這傢伙差不多是醉了,
果然,馬上就無視煙灰缸裡連一半都還沒抽到的煙點了一根新的XD

大概是酒後吐真言的類型,
接下來從離開店裡倒在路邊到我跟鍾同學把她丟進計程車都一直滔滔不絶,
而且還是以日文為主英文為輔夾雜一點點中文,
還發生了講完一句日文然後喊著幫我翻譯這種事情XD
另外本人堅持自己很清醒可以開車只是身體不能動而已,
身體不能動是要怎麼開車啦XD
啊~好有趣~~(?)

反正這個樣子根本不可能放她開車回家,
就算不為她著想也要為了路上其他人著想呀XD
這下就只能找個HOTEL開房間了!!!
果然玩笑話都很容易一語成讖~
不過東區的HOTEL不用想都知道貴的半死,
再加上鍾同學要回三重,於是就一起上了計程車,
最後在西門附近落腳,至於那一間就不説了,避免廣告嫌疑XD
總之看我很清醒的樣子鍾同學就放心的把董巴黎交給我先行離去。
結果HOTEL還是不便宜啊~~
根本就睡不起一晚,只好選擇休息兩小時。
上去後一開始還很愚蠢的不曉得房間的燈要怎麼開,
幹甚麼這麼不體貼!?還是來的人都是關燈派的!?(誤)
打開門問了看起來像是打掃的阿姨以後總算是開了燈,
然後就趕快來把這個醉茫茫的傢伙放倒XD
一邊照顧醉鬼一邊洗衣服的同時不禁認真的覺得自己或許真的有婆性?
三個人説過我就覺得這好像是真的了(喂)
話説回來,
我從頭到尾都只有好有趣還有為甚麼醉鬼會這麼可愛啊~之類的感想,完全沒有感覺到麻煩XD
我最近覺得有趣的點實在是怪了~

btw,既然難得開了房間就稍微研究(?)了一下,
房間的佈置上還蠻簡單的,有一盞葡萄造型的藝術水晶燈很不錯,
浴室是用玻璃隔開,好樣的~XD
不過浴缸是很普通的浴缸,不是什麼可以愉快洗泡泡浴的按摩浴缸,失敗(喂)
然後有不小心撥到糟糕的節目兩秒,
按鍵上明明就寫音樂台,這是音樂你唬我啊!?好歹説是體育台吧(誤)
擔心這需要額外付費就立刻關了,而且我也沒這需要XD
其實還挺普通的,所以在我想起自己的NDS還開著就順道把世界樹的迷宮B13攻略完畢存檔找不到插頭放棄偷這家旅館的電後就躺了。
…結果第一次開房間也是跟女人,這到底是為什麼~~(抱頭)

衡量了一下錢包(她的XD)又加休兩小時後才離開了HOTEL,不然凌晨3點流落街頭真不曉得能去哪。
我想櫃台人員應該覺得這兩個人很難叫,電話響了半天才起來接,雖然我覺得我能聽到電話聲就很不錯了XD
5點鐘天還沒有亮,早上醒來的董巴黎似乎對前一晚沒什麼印象XD
一路幫她恢復令人惱羞的(?)回憶一路走到了北車的麥當勞吃早餐,
快7點左右陪她去開車,然後自己坐上了早班的捷運,
還好早上車不多讓這傢伙平安的到家了,呼~

走出捷運站迎接的是久違的台北的早晨,
耀眼的乾淨陽光、似乎比平常更清新的空氣、些許的鳥叫聲,
路上還沒有什麼車子,連天空都和前一晚積雲密佈的情形不同,
有如巨大的羽翼般的卷雲高高的飛在空中。

有種很輕鬆的感覺。

最近太多麻煩的事,雖然有些可能是自找的吧,不過在各方面都覺得很累,
有一種想要撒手人寰…啊不是、是想要順其自然的感覺,反正不太想再做什麼了。

比起那堆麻煩事我寧願再照顧10個醉鬼,真的XD
醉鬼可愛多了~~

這篇真是毫無文法可言…
まあいい~反正是醉鬼文XD

    全站熱搜

    mochidukisa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